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内容详情

刘敏:谷水人家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1-11-29 15:18作者:合肥影响力 刘敏

作者简介:刘敏,安徽阜南县人,高级教师。安徽省散文随笔学会会员,阜阳市作协理事,阜南县作协副主席。出版散文小说集《草木故乡》。


2021年初夏,我怀着对这片红色热土的无限崇敬,来到了依水而居的王化古镇。

王化古镇位于安徽省阜南县东南10公里处,它南接淮河,东临蒙河,北依谷河,自古素有“水运码头”之称。

我无法穿越时光,来见证这个千年古镇在光阴中的沉浮,只能在现实和远去的岁月中,架起一座若隐若现的桥梁,走近它的沧桑巨变。


吕家岗,公元178年三国名将吕蒙出生在这里,我们慕名前往。三国时,它属汝南富陂,今属王化镇卢寨村。

从王化镇政府向东,车子轻快行驶在去吕家岗的路上。这是皖西北大平原,正值麦收刚过,“禁止秸秆燃烧”“秸秆利用,利国利民”的红色宣传标语不时出现在田间地头。沿途看到写着“天恒秸秆综合利用有限公司”门牌的院内,堆满一大捆一大捆回收的秸秆。路两旁的香樟树翠绿翠绿的,大叶女贞开着一簇簇黄白色的小花,一路花木葱茏。

来到吕家岗的村东头,几个靠墙闲聊的老人,听到我们问起吕蒙,都纷纷站起来说:“俺们几个都姓吕,都是吕蒙的后人。”其中一位年长的老者说:“俺们吕家岗好,出人才哪!你们看这里三面环水,只有向西一个出口,风水上这叫‘玉带缠腰´哈!”说完,他呵呵呵地笑起来,那笑声甚是爽朗。

“参与过新中国第一颗原子弹试验研究的著名稀土专家张宝藏就是我们这里人,原安徽省副省长卢家丰也是我们村人。”站在旁边的卢寨村皮冲小学退休校长吕治庭接着说,“雨过天晴,这里有时还会出现‘海市蜃楼’现象呢。”看我们惊讶,他赶忙掏出手机,让我们看他拍下的相关视频。

另一位老人指着东面一望无际的洼地说:“这里是淮河王家坝的行洪区。2020年7月发大水时,这里全是水,水都快淹到俺村头这桥上了。”

“水这么大,你们不怕吗?”我吃惊地问。

“那怕啥?不怕!现在党和政府考虑得越来越周到了,你没想到的,政府提前都给俺们想到了,保障措施更加及时、完善。”老人很健谈,接着又说:“其实1968年那场水才叫大呢!老天爷不眨眼,大雨连下了七天搭八夜。那时我们这里还是泥巴房,房子都被大水冲倒了。哪里地势高,人就往哪里跑。政府想法子救俺们,飞机空投下来饼干、馍、雨布,解放军开着大轮船来救。”时过多年,老人云淡风轻地说着,但眼里闪着泪花。

满怀好奇,我们沿着吕家岗从高到低的斜坡,向低洼地走去。一头母牛正在溪边吃草,悠闲地甩着尾巴,小牛怯生生地依偎在母牛身后。益母草开着淡紫色的小碎花,在风里摇曳。

问放牛的老人,麦收之后,准备种什么?他说种水稻和芝麻,这里是行洪区,水稻一般不怕淹,种芝麻成本低,淹了不心疼。说着,他宽厚地朝我们笑了笑。

我们继续往洼地深处走去,天空水洗般干净、清爽,朵朵白云悠闲地飘着。蓝天下,一汪又一汪的小水塘随处可见,水边的雀稗草一大片一大片挨挨挤挤的,走过去没过膝盖,野生菱叶铺满水面。大地空旷、辽阔,一眼望不到尽头。“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那一刻,我觉得没有比这更好的诗句,来描绘此情此景了。

回望吕家岗,上面是岗,下面是湖,真乃人间仙境。同伴感慨道:此地不能久留,久留会舍不得离开呀。


离开吕家岗,我们驱车来到王化集北的谷河岸边。古老的谷河自西向东安静地流淌。清澈的水面上鸟儿乍然飞起又落下,几头水牛悠闲地在河边吃草。

时光荏苒,谷水依依。我想,先民们把此河唤为“谷河”,应该是取“五谷丰登”之意吧。谷河,传说禹王治水时开辟的。它的久远几乎和神话连在了一起。

家住王化镇富陂村,78岁的退休教师张金镜介绍说:沿谷河南岸,从王化集到吕家岗,由于长期的河流冲积,构成了这里独特的平原河谷地貌,呈现出岗地、坡地、湾地,大平小不平的丘陵特征。

站在谷水之畔,田野顺着高低起伏的地势,向密林深处的村庄蜿蜒。不远处便是刘邓大军千里挺进大别山时途经的双龙桥旧址。

1947年8月,刘邓大军途经这里,正值雨季,水深河宽,波浪滚滚,部队数万人及车马辎重均从此桥经过。那时,敌军正调集重兵往这里赶,试图紧紧拖住我军前进的步伐,敌军的飞机将飞临上空,狂轰乱炸。为截断身后紧追不舍的敌军,保证我人民解放军顺利挺进大别山,部队忍痛炸桥。炸桥前,部队郑重承诺,等革命成功后重修此桥。

桥毁后,南北交通中断,双龙桥仅剩下两边的桥墩,村民为方便渡河,便在桥墩之间并排固定了两艘木船。只能人行,车不能过。遇上大水时,村民只有摆渡到对岸。

1986年,王化镇群众上书党中央,请求中央拨款重修双龙桥。中央办公厅信访局查阅刘邓大军南下路线图,证实村民反映情况属实,于是将重修双龙桥列入国家计划。由于重修双龙桥是邓小平同志亲批,村民为感谢邓小平同志,亲切地称这座桥为“连心桥”。

随着国家经济实力增强,在双龙桥上游不远处,由国家总投资4652.58万元的“和谐闸”工程,于2017年12月7日竣工。和谐闸工程的建成,增加了阜南县境内谷河及界南河下游河道的蓄水量,抬高了沿河大中沟水位,涵养了地下水,为沿岸农业灌溉用水及营造滨水城镇,提供了有力保障。闸上交通桥为双向4车道,净宽14米,方便了两岸人民通行。如今在宽阔平坦的桥面上快速行驶,百姓们打心眼里觉得共产党好、国家好。  

70多年过去了,战争的硝烟早已散去。漫步这里,人们仍在讲述“红色双龙桥”的故事。


“蒙洼儿女家国情怀,吕蒙故里淳朴乡风”。我们来到王化镇万沟村民俗馆,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门前这副对联。

沉稳大气的书写,出自安徽省书画研究会名誉会长阎守江之手。退休前供职于安徽行政学院的阎守江,1948年出生在万沟村,是万沟走出去的本土书画家。

走进馆内,像是走进了一座小型红色博物馆。

展厅显眼处,“入党誓词”的红色匾牌竖在东墙醒目的中心位置。正中央的玻璃展柜里主要摆放着自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不同时期出版的书籍、纪念章、纪念币、邮票,以及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票证和毛主席不同时期的像章等。其中,发行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时期的各类徽章有几十枚。

热衷于红色收藏的七旬老党员陈亚东先生向我们介绍说:

看!这是中共早期共产党领导的“省港大罢工”纪念章。纪念章的正面印着“各界拥护省港罢工”,背面印着“务达最后胜利”。1925年6月在广东爆发的省港大罢工,虽然罢工的主要领导人邓中夏、陈延年、苏兆征为了革命,都献出了生命,但他们年轻的面孔,将永远定格在中华民族英勇不屈的史册上。

这枚“中国工农红军外出证章”是铜铸造的,当年为适应严峻的斗争形势,便于红军战士在复杂环境下开展革命活动,防止冒牌“红军”再次出现,红三军团制作了“外出证章”,专供红军战士外出携带作为身份证明。这个证章见证了白色恐怖下,我党革命斗争的残酷,他们随时都有流血牺牲的可能。

“一寸山河一寸血,一抔热土一抔魂。”

这些锈迹斑斑的小小纪念章,每一枚的背后,都有一个个感人肺腑的故事:是“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是“敌人只能砍下我们的头颅,决不能动摇我们的信仰”,是“为了新中国,我们愿把这牢底坐穿”。

再看!陈亚东老人指着墙上泛黄的报纸,继续讲解道:“这是1964年10月16日,中国自行研制的第一颗原子弹在新疆罗布泊爆炸成功的图片,打破了超级大国的核垄断!从那一刻起,我们中国人挺直了腰板;这是1968年9月,我到上海出差,正好赶上南京长江大桥正式通火车,去时火车通过轮渡过长江,返回时从长江大桥上风驰电掣般驶过,回到家,我就立即找到刊发南京长江大桥通车消息的报纸收藏,就是这张《安徽日报》;这是1970年《人民日报》刊登的我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上天的图片……”

馆内还有村民捐献的木耧、独轮车、小磨子、水车等几千年农耕时代的老式农具及生活用品共60多件,件件真切、质朴,透着光阴的久远。

说起角落里那架“独轮车”,馆长孙超群眼睛有些湿润。他说:“这辆‘独轮车’参加过淮海战役,它见证过一场伟大的人民战争。当年为了支援淮海战役,我们这里的村民积极响应,肩挑、车推,车轮滚滚往前线运送物资,支援毛主席领导的人民军队。所以说战争的胜利,离不开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正如习近平总书记说的那样: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


站在王化镇皮冲村“明彬有机虾田米示范基地”前,59岁的吕文彬正忙着给鳝鱼喂食。作为“阜南四通八达种养专业合作社”负责人,他开心地对我们说:“再忙再累都值得。”

问他怎么搞起来的养殖业,他说2018年,县农委和水利局联合组织一批人到湖北学习种养技术,他就报名去了。经过系统学习,回来后,他第一时间着手准备养殖事宜。

吕文彬指着眼前水塘里一个个长方形的网箱说,网箱里养的是鳝鱼。像这样一个长1米、宽2尺的网箱,可以放25斤鳝鱼苗。一年只喂6个月,每年4月中旬开始喂,到10月份天冷鳝鱼锁口就不喂了。

“这么大水塘共投放多少网箱?”我们问。“900多个网箱。喂养6个月左右就可以出售,利用互联网电商平台,销路广,远销南京上海等地,批发40块钱1斤,零卖50元1斤。一个网箱一年赚500元左右。”

“这么大的养殖场,就你们老两口干,怎么能忙过来呢?”

“忙的时候,会请扶贫专干从村里请贫困户帮忙,一小时给20块钱。”

在村里帮扶下,吕文彬的养殖业目前已发展成占地一千多亩的专业养殖合作社。专业养殖螃蟹、鳝鱼、龙虾等热销水产品。在此基础上,他又采取稻虾混养的方式。

吕文彬推广的“稻虾共养”,虾吃昆虫,粪便还田,全程不施化肥,不打农药,不光绿色龙虾能卖上高价,绿色稻米同样也能卖出好价钱。过去每斤稻米顶多卖三块多,现在卖到了十多块,效益显著提高。龙虾养殖是门技术活,看到吕文彬龙虾养殖很红火,村里人都来向他讨教,跟他学养龙虾。

吕文彬毫无保留,将自己摸索出来的经验无私地教给乡亲们。

“一个人富不算富,要富得乡亲们一起富。”吕文彬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在我们交谈的一段时间内,他的电话不断,有的在和他交流龙虾行情,有的向他请教遇到的技术问题。看到他业务繁忙,我们只好告辞。

王化,我一次次走,又一次次来。它古老中洋溢着时尚,传统中闪耀着新潮。在这片红色的热土上,意气风发的王化人,正以昂扬的斗志,谱写着新的时代传奇。

86264e729aa906b16fb8b55cb1b533ab_ABUIABACGAAgxcWGgwYooLm76QYwvAU4iQI.jpg